当前位置:东荒新闻网 > 情感 > 妻子爱上化妆还去做瑜伽,丈夫跟踪后对她狠狠一耳光

妻子爱上化妆还去做瑜伽,丈夫跟踪后对她狠狠一耳光

2019-10-24 16:29:04来源:admin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十封信

祁强最近发现他的妻子错得很离谱。

衣服洗得不干净,食物乱七八糟,房间乱七八糟。如果她不是每天晚上都和自己睡觉,他会觉得家里没有情妇。

不仅如此,她总是在镜子上涂抹油脂和粉末,画眉毛和眼睛。她的衣服穿得很好,一天换几次。当她应该在家的时候,人们总是失踪。她还闪烁其词,回避询问她要去哪里。

“强子,不要怪我没有告诉你!我最近看到你妻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。”祁强的脑海里跳出了同事对他说的一句话。

这句话是他的同事两天前告诉他的。与他妻子这些天的行为联系在一起,他的太阳穴不由自主地跳动着。

这个男人的直觉告诉他,他的妻子可能有一颗外心。

“你坐在这里干什么?”他全神贯注,甚至没有注意到妻子推门进来。

“没什么,只是工作有点累。”祁强回过神来,“你这个时候去哪里了?”

“啊?我去买蔬菜了。”我妻子挥舞着手里的环保袋,笑着说:“晚上我给你做糖醋排骨。”

“嗯,很好!”祁强看着走在厨房里的身影,平静地问:“你的裙子今天看起来很漂亮。你为什么以前没穿过它?”

“很漂亮吧?”妻子拿起裙子笑了笑,“我刚买的。”

“嗯,看起来不错。”祁强走过去翻了翻环保袋,“但是你不是说穿裙子不方便吗?”

“以前是!”妻子对着她的眼睛微笑,“既然孩子已经老了,住在寄宿学校,我自然需要放松。”

“嗯,挺好的。”纪强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给卧室倒了杯水。

外面,他妻子仍在厨房忙着。可以听到如果没有歌声,让纪强不知不觉皱了皱眉头...

妻子,从来没有...公开。

她是一个内向的人。沉默,沉默,压抑让人有点压抑。

我第一次遇见我妻子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。当时,祁江刚和恋爱多年、心情不好的女友分手了。

那天晚上的晚会上,灯光闪烁,善恶混淆。祁强眼花缭乱,甚至更加沮丧。他只是保持沉默,喝酒来减轻悲伤。

就在他喝第四瓶啤酒的时候,一只冰凉的手捏了捏他要再次打开的瓶子。祁强抬起头,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女孩正张开嘴对他说些什么。私人房间里的音乐声音太大了。祁强没有听清楚话的内容。他只被要求戒酒。

后来,女孩看见纪强的眼睛落在她的手上,赶紧把它拿走了。她的脸又尴尬又尴尬。

这样害羞的女孩很少。也许出于好奇,也许他刚刚失恋,祁强对这个女孩表现出了一些兴趣。

后来,祁强向朋友询问她的联系方式,并开始熟悉。

但也只是熟悉,纪强也不愿意放过方向。因为祁强越熟悉,他就越觉得自己和这个女孩不是很般配。她太内向了。有时当两个人交谈时,他们会失去话题,这很尴尬。

这一次,祁江想起了刚刚和他分手的女朋友。那是一个美丽的人,幸福快乐,和她在一起,日子变得新鲜。遗憾的是爱情无法实现。她选择回到遥远的家乡。这种关系会毫无问题地结束。

与前女友相比,祁强在派对上也对这个女孩失去了兴趣。不久他们就停止了联系。

然而,在六个月后的相亲会上,他们仍然在一起。

当时,齐强被家人强烈要求结婚,非常疲惫。然而,在他面前的害羞女孩,各方面都不错,已经成为他的首选。

大多数成人婚姻都是这样的。世上没有激动人心的事,只有世俗的男人应该结婚,女人应该结婚。

就这样,沉默的女孩成了他的妻子。

虽然他的性格有些沉闷,但他的妻子是个好妻子。她做得很好,整理家务,照顾丈夫和孩子,对长辈恭敬。

每个人都说祁强前世积累了很大的福气,只有今生才能得到这么好的妻子。

但只有吉强知道,他...不要爱她。他娶她是因为时机合适,他需要一个妻子。她刚刚填补了空缺。

“你想烧蔬菜吗?还是炒些莲藕片?”外面传来妻子美丽的声音,打断了祁江的遐想。

“随便!”祁强回答,他的妻子继续愉快地做饭。

纪强勾勾嘴唇,这几天他也真的挺舒服的。他不想有任何麻烦...

李肃觉得他被跟踪了。

这些天买蔬菜时,她总觉得有人在跟踪她。当你出去散步时,你总是觉得你的眼睛在盯着自己。

但是当她回头看时,什么也没有...这种感觉太糟糕了。

很快,她皱着眉头走进了一家私人瑜伽馆。

“你怎么了?你是怎么恐慌的?”看到她如此惊慌,房间里的男人有些惊讶地问。

"我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发现了。"李肃摇摇头,放下手提包。

“你想得太多了。”男人拍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冷静下来。

“我真的说过,我想他可能听到了什么。昨天下午,他仍然无缘无故地问我关于我裙子的事。”李肃捡起他脚下的裙子,喃喃自语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还能说什么?”李肃愤怒地举起胳膊肘。“我一整天都很努力地为这个家庭服务。我不开心吗?”

“谁说不取悦你?”男人们都有答案,“我已经说过,你每天穿着得体,谁会对你感兴趣!你看,如果这有一点改变,难道不会让他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吗?”

“哼,你们男人!一切都一样!”李肃歪着头在沙发上放松下来。

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这件事?”男人坐下来,面带微笑地问她。

“到时候,我们自然会说出来!”李肃伸了个懒腰。“让我们先关前门!”

“好吧!”那个人挑了挑眉毛。“既然他已经注意到了,我们必须想办法拖延时间。别担心,听我说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"...好吧。”半晌,李肃点了点头。目前,掩盖过去是非常必要的。

妻子李肃回来时,祁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“你这个时候没去上班吗?”他的妻子看到他很惊讶。

“嗯,今天下午我感觉不舒服,所以我没有去。”

“怎么了?你去医院了吗?”妻子一听,带着担心的表情走过来摸摸他的额头。

“没关系,也许我昨晚没睡好。”纪强轻轻地穿过妻子的手,脸色很不好。

“真的不用去医院吗?”

“今天早上你去哪里了?”纪强答非所问,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问道。

“去蔬菜市场了!”妻子指着门口的购物袋。“我还能去哪里?”

“是吗?”祁强烦躁地捏了捏拳头。"现在几点了,蔬菜市场早就空了?"

“啊……”他妻子的身体停顿了一下,“然后,我去附近的广场散步。反正早点回来也没什么事!中午你在家吃饭吗?”

“嗯。”纪强点点头,什么也没说。

看到这个,他的妻子拿着购物袋去厨房忙着准备午餐。

“我不能打草惊蛇……”望着厨房里的妻子,纪强脑海里闪过早上跟踪妻子的场景。

这个女人骗了他。

早上去蔬菜市场后,她根本没有去任何广场散步...相反,她去了一家有点偏僻的私人瑜伽馆。

“她想改变自己,给我一个惊喜?还是她真的对我做了什么错事?”纪强心里暗暗想,表面上是悄悄一搭没一搭地跟妻子聊天。

最后妻子属于哪种情况,祁强...不确定。

说她心里有鬼,她看起来很自然,没有惊慌。她说她没事,但她没有回答几个问题,好像她在转移话题。

这件事不容易直接问。毕竟,如果她真的有一颗心,还有很多事情他没有想好。能让他忍气吞声,他真的很难平静。

最后,他被猜测弄得心烦意乱,于是他拿起衣服,大声叫出了门...

“嘿,我想他一定知道。”祁强一离开,李肃就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“怎么了?”电话里有一个熟悉的男性声音,略带迷惑。

“我肯定他已经知道我们今天早上遇到了什么。十有八九,跟踪我的人就是他。”

“嗯。”那个男声淡淡地回答,没有多少感情。

看到电话另一端的电波不是很强,李肃有点恼火。“你为什么还表现得像没事一样,你现在要做什么?”

“我能做什么?他迟早会知道的。”男人让她放心,“别担心,我知道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不妨犯些错误。”

“是的!现在不是大吵大闹的时候。”

“别担心,耽搁一会儿很容易。”那人回答,好像他有答案。

听到这个人的承诺,李肃的心稍稍定了下来。"你必须抓住机会,不要弄巧成拙。"

“放心吧。疑虑越多,关注就越多,到了澄清的时候,优势就越多。”

“那么,好吧。”李肃点点头。“那么,我明天去你家好吗?”

“来吧!当然!你所要做的就是哄那位老太太!就我而言,你可以放心。”

“嗯,我会尽快做其他事情。”

“好吧,明天见。”

挂断电话的声音,李肃拿着冷冷的手机,似乎是若有所思。很久以后,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另一个号码。不一会儿,她开始和那边的人交谈。

打完招呼后,已经半个小时了。李肃放下手机,盯着手里未吃完的盘子,触发了他的唇角...

这一次,纪强怎么也受不了。

自从他最后一次亲眼看到妻子去瑜伽馆后,他觉得自己好像扎了一根刺。

这根刺刺痛了他的睡眠,使他烦躁不安。最近,他偷偷跟着妻子几次,但每次他到门口,他都被紧闭的门挡住了。

一定有什么可疑之处。如果没有,为什么一个私人瑜伽馆在光天化日之下关闭?然而,不管怎样,他都不能去现场。

因为,离婚与否,牵涉到他太多的手脚。毕竟,现在的生活并不幸福,但至少是稳定的……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他的忍耐让他的妻子变得更加糟糕。

她把家里的事情弄得一团糟,但是她的衣服变得越来越漂亮了。此外,她已经在午夜玩手机好几个晚上了。

他怎么能忍受他的枕套是这样的事实呢?

纪强看了看头顶上的时钟,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,妻子还没有回来!她没有工作,也没有朋友。她为什么还没有回家?此时,这个男人的尊严已经让他太在意了,他拿着外套跑了出去。

半小时后,他站在私人瑜伽馆前。

据说这不是巧合。他一站着不动,里面的一个人就打开了门,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。他似乎要扔垃圾。

“你在找谁?”当那个人看到他时,他的眼睛很困惑,他的垃圾袋被紧紧地夹住了。他的眼睛不时瞥向身后的房间,好像害怕他进去。

“在找我妻子。”纪强面无表情地念了一句,没有呆在屋里...

祁江站在客厅里,却发现妻子随意躺在沙发上,一副女主人的样子...

“李肃,你真的放心了!”纪强冷冷吐了一句,脸色苍白得可怕。

“强...强子……”他的妻子听到他的声音突然坐了起来,惊恐的表情伤了他的心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他的妻子跌跌撞撞,结结巴巴地说,“事实上,我...我是来练习瑜伽的...i...我只想让自己...较好的...如果你不相信我,去二楼看看,那里真的有...真的是训练室……”

“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吗?!”祁强冷冷地夹住她的胳膊。“你相信这些废话吗?”

“我...我……”妻子惊慌无助地还想解释,纪强举起手给了她一巴掌。这一巴掌,让面前的女人瞬间瘫倒在地上...

“你太过分了!”那个男人冲到他身后,冲上前去把他的妻子抱在地上。“不管你怎么说,你都不能和女人一起做!”

"她给了我一个戴绿帽子的丈夫,我不能杀她太多!"纪强看着两人握紧拳头,眼中产生出可怕的光芒。

"祁强,你对我有没有一点真诚?"地上的妻子挣脱了男人的束缚,注视着他。

听着妻子苦涩而又不甘的问话,祁江突然失去了信心...

“够了!够了。别争论了!”两人僵持不下,突然从楼上走出一个。

纪强看着人群,顿时头都惊呆了。

“妈妈,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原来这个人是祁强的妈妈,她已经快60岁了。

“强子,快把你妻子扶起来。啊,你错怪她了!”老母亲张开嘴,感到内疚。

下意识地,祁江伸出手去帮助躺在地上的妻子。他妈妈也在这里,这是怎么回事?(作品名称:妻子的秘密,作者:十封信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上一篇:五块石成长司宿舍 PK 蜀华街32号院谁是青羊最热门小区?
下一篇:烟台9月成交数据抢鲜!全市成交量价分化,牟平区降价跑量

Copyright 2018-2019 theskyblu.com 东荒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